消费者会首选线上店铺还是实体店,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

导读:过去3-5年,由于网上价格便宜,实体零售店在价格战中,拼不过网店,倒下一大片。消费者小吴平常几乎不去实体店买衣服的原因之一是收入不高,衣服太贵。“商场专卖店里,一件夏装上衣动不动就两三百元,一套下来便宜的要四五百元,贵的要上千元。近年来,电商爆炸式发展,让实体零售陷入风雨飘摇的窘境。很多实体店店主都在抱怨网购让他们难以生存,甚至对销售失去了信心,可互联网营销就一直摆在那里。今后,在衣、食、住、行等方面,消费者会首选线上店铺还是实体店?或许有人坚持原先的购物习惯,或许有人很快改变。以购买衣服为例,记者对消费者进行了一次小调查。有人全网购,有人全去实体店90后姑娘小吴说,自己买衣服、给男朋友选衣服,全都是网购。“我比较喜欢足不出户的购物方式。我不喜欢逛街,网购少去了讨价还价的麻烦,还能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衣服寄过来,合适就收下,不合适就退货,很方便。”80后小朱称,她只在网上买过一次衣服。“那时淘宝刚兴起,我看中一件外套,卖78元,当时觉得不错,让同事帮我下单付钱,结果衣服寄过来标签上写的是小号,但穿起来比大号的还大呢。考虑到退换货麻烦就没退,衣服送了人。”小朱第一次网购被伤,便再也没有去网上买过衣服。她认为,买衣服就要到实体店,今年她自己还开了一家10多平方米的女装店。70后小马,是一位男士,从来没在网上买过衣服。“我一般在固定实体店买衣服,店主知道我穿什么款式、什么码,我看中了款式就拿回家,如不合适再退还给他。夏天上衣加裤子四五百元、五六百元,秋冬天一套一两千元,价格都在接受范围。在实体店买衣服能看到真实的款式与面料,比网上靠谱一些。”除了价格,消费者更注重购物体验过去3-5年,由于网上价格便宜,实体零售店在价格战中,拼不过网店,倒下一大片。消费者小吴平常几乎不去实体店买衣服的原因之一是收入不高,衣服太贵。“商场专卖店里,一件夏装上衣动不动就两三百元,一套下来便宜的要四五百元,贵的要上千元。对于月收入只有3000元的我来说,消费起来有点吃力。而街边店铺的衣服,标价虚高,还价很累。”小吴说,她的很多朋友在网上买衣服,主要还是图便宜,但毕竟看不见实物,不满意就要退货,还倒贴快递费,次数多了,兴致也会降低。“网上的图片可能是正品图拍摄的,发过来的货很可能是仿牌;看的图片说明是高腰裤,发过来可能就是中腰或低腰裤。”“近年来,普通服装店确实受到线上店铺的较大冲击,有关门的,有转行的。但坚守下来的人发现,只要能提供消费者良好的购物体验,推荐的款式、面料都合适,而且价格合理,很多消费者始终是你的优质客户。”椒江现代天地管理人员林进说。在路桥中国日用品商城批发服饰的毛女士的观点差不多。她说受线上店铺的冲击,服装销售在萎缩。去年,有的商家与生意最好的时候比,年销售额少了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而她家就没这么多,原因是她入手的很多服装性价比高,同款衣服甚至比淘宝售价还低。服装实体店被网店
完全替代可能性不大实体店的利润在降低,是不争的事实,为何说服装实体店永远不会被网店替代呢?“女人天生就喜欢逛街,只要有人逛街,实体店就会有,网购永远代替不了实体店。”小朱说,服装实体店如果被线上店铺代替,要做到两点,一是网店模特图片不再PS,实物和图片保持高度一致;一是发明一种软件,准确把消费者的身材尺寸上传,和衣服搭配在一起,能看到真人大小的图片。“对消费者来说,其实并不存在线上线下的区分,大多数消费者是用脚投票的,哪里好哪里性价比高,就去哪里。”小朱开店的理念是,坚持高品质、低价格,回头客就会多。“一旦线下实体店从源头缩减成本,控制价格,就一定能把消费者从线上拉回线下。”林进说,不管是线上店铺还是线下实体店,只是消费者选择购物的一种渠道,最终决定胜负的不是线上线下,而是品质与价格。

导读:国家的顶层设计,也将为中国企业带来多重利好。那么,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又该如何把握机遇?又有哪些企业搭上了这趟顺风车?从2014年至2016年间,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这是过去三年以来,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成果。而未来3年,中国还将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600亿元人民币援助,建设更多民生项目。国家的顶层设计,也将为中国企业带来多重利好。那么,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又该如何把握机遇?又有哪些企业搭上了这趟顺风车?“互联网家电第一股”
出海之路狂飙突进小狗电器,一家成立于1999年的公司,主营吸尘器等小家电,从2007年起便已逐渐撤出卖场转战线上。而自销售渠道完全互联网化之后,其整体销量一路突飞猛进,进入线上生活家电市场的第一阵营。顶着“互联网家电第一股”光环的小狗电器,从2014年开始着手布局海外市场,此后便一路狂飙突进。去年双十一前夕,小狗电器拿下了西班牙消费者的订单,这也是小狗电器出海进程中拿下的第89个国家。在拿下第一名西班牙消费者以后,小狗电器的西征之行一片坦荡,每月都能在欧洲市场销售近千单,而西班牙不仅是小狗最近一个达成的销售国家,也是小狗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目前,小狗通过菜鸟基本站稳了印度、东南亚、欧洲与俄罗斯市场,迅速增长的市场使小狗2016年的营收达到5.16亿元,同比增长120%,利润更是飙升450%。闷声发大财
这个你不知道的蓝牙耳机在国外卖得超级好!在2016年亚马逊全球Prime
Day大型促销活动中,来自中国广州的立伟电子有限公司生产的“蓝弦”系列产品取得了亮眼的销售业绩——销售额位列中国卖家第二位,在Prime
Day当天销售额超过50万美元。蓝弦(Bluedio)是广州市立伟电子有限公司于2009年推出的蓝牙耳机品牌。2013年,立伟公司选择加入亚马逊“全球开店”,力求借助亚马逊在全球的业务体系和运营网络,拓展海外业务。如今,立伟公司的业务已经由最初的亚马逊美国相继拓展至包括加拿大、英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和日本在内的各大主流国际市场,并凭借高品质产品和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获得了全球消费者的认可。上线三年来,蓝弦的整体业绩平均年增长3倍。在每年11-12月份的销售旺季,其单日最高销售额高达45万美金。从B2B到F2C这条中小企业“出走”路有点“溜”2015年亚马逊海外单个站点销售额超千万美元;在欧洲日本迅速扩张业务;企业品牌获得西方主流市场认可……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这家企业的“出走”之路成绩斐然。百事泰于2007年在深圳成立,逐渐成为汽车电子、电源及数码周边配件领域小有名气的制造品牌,部分产品还通过中国的出口商销售给美国的品牌商和进口商。自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大环境的低迷使得百事泰的业务受创,收益逐年减少。2011年,亟欲改变现状的百事泰董事长徐新华来到美国,希望能与美国的代理商建立直接联系,缩短百事泰产品销往海外市场的供应链。在美国生活期间,徐新华意外发现在亚马逊这个电商平台。这让多年来一直坚持采用B2B传统制造业模式的徐新华霍然开朗——如果能在亚马逊海外网站开店,成为亚马逊上百万商家的一员,将商品直接销售给海外消费者,将是将供应链缩至最短、以较低投入即可进入全球市场的最佳途径。从2012年起,百事泰相继在亚马逊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站点上线,业务遍及北美、欧洲与亚洲,成为业界知名的国际F2C(从工厂到消费者)电子商务连锁企业。与此同时,百事泰的“BESTEK”品牌也在世界多个国家成功注册,众多产品在美国、德国及英国站点位列品类第一,成为各国消费者选购汽车电子、电源等产品的首选品牌。时至今日,百事泰已成功完成了由国内传统制造企业向外贸电商的转型。如今百事泰7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业务。

导读:基于线上淘宝(包含天猫)销售数据的跟踪调查,智能音箱品类的整体月销量还不到2万台。不相信画饼的投资市场表示,“市场数据说明一切,纸上谈兵无意义”。当深圳南山区的方案商猛增到数百家时,嗅觉敏锐的掘金者意识到,创业公司已经沦为故事的配角。是的,BATJ、小米、联想已悉数到场,大张旗鼓,发布会一场接一场,颇为热闹。做流量入口,搭建生态平台,成为家居终端,智能音箱被寄予众望。在消费级市场,这注定是场群雄并起、跑马割地的游戏。于是,三年前创业做智能音箱的老王,带着团队摇身一变,改头换面为技术方案公司。在供应链端,为了九牛一毛的订单利润,代工厂们你争我抢,甚至不惜垫付百万元赔本做买卖。“到最后都是为大公司白打工。反正这一波,我决定放弃”,在深圳供应链市场摸爬滚打五年了的老周表示,不愿淌这趟浑水。“国内外用户习惯存在差异,国内市场需求并不刚性。我对国内市场比较悲观”,祥峰投资执行董事赵楠谈及智能音箱时态度冷淡,这同时也是投资人们的典型回应。基于线上淘宝(包含天猫)销售数据的跟踪调查,智能音箱品类的整体月销量还不到2万台。不相信画饼的投资市场表示,“市场数据说明一切,纸上谈兵无意义”。大玩家涌入,资本市场降温,供应链处于被动,创业者另寻出路,销量数据惨淡。这场被人工智能催熟的“音箱梦”,最后究竟谁来定局?一、大跃进三年前,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发布,集成语音助手系统Alexa的智能音箱市场开始发酵。直到去年,Echo的销售数据开始有了质的飞跃,一举突破500万台,成为美国家庭小型音箱的销量老大。一年前,谷歌推出了类似产品GoogleHome。今年五月,苹果在WWDC上发布HomePod。与此同时,一大波互联网厂商小米、联想、阿里、百度、腾讯不甘示弱,热情高涨,依葫芦画瓢推出外形几乎无异的智能音箱。此外,喜马拉雅、酷狗、猎豹等外围玩家以不同姿势进入;海尔、美的等家电品牌急需在小体型家电产品试水新技术;以及数量超过20家的创业队。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的正式兴起,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而这正是亚马逊Echo销量陡增带来的波及效应。Echo
2015年销量数据走向 来源: Slice Intelligence 根据Slice
Intelligence在线统计数据,从2015年10月份开始,Echo的销量迎来了一次井喷,并在11月达到了一波高潮。当然,音箱形态并不是关键。吸引众多玩家,尤其是大玩家入局的,在于亚马逊打通了智能语音系统的局面。半年接入7000家厂商,在美国CES展台上几乎无孔不入,截止目前Alexa身上的技能已经突破1.5万种。成功先例的出现,说明在智能音箱背后的平台想象力巨大。巨头们纷纷杀入以及中小厂商的蜂拥而上,一度提升了智能音箱市场成为风口的可能性。二、无力的数据10万台,这是叮咚智能音箱在2016年的整体销量,数据来源于《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叮咚音箱所属的灵隆科技,由科大讯飞和京东联合出资成立。无论是背后的语音技术支持,还是电商平台导流能力,叮咚音箱都是国内智能音箱中难得一见的优势组合拳。据叮咚音箱市场部人员介绍,截止今年6月底,叮咚音箱比2016年同比增长130%。但以10万台的全年销量作为基数,这个数据仍算不上理想。在京东电商平台,搜索“智能音箱”,销量排名的前15名中,有13款是叮咚音箱,其中2款是酷狗音箱。这个结果实际并不具备参考价值,只能说明“10万台”和“130%的增长”得来并不容易。根据淘宝(包含天猫)电商平台,以“智能音箱”为搜索品类,为期30天的销售数据调查。月销量超过100台的店面超过21家,共覆盖15个品牌商(其中代工贴牌厂商不计入其内),整体销量为17645台。
智能音箱线上销量排名1)在销量排名分布上,排名靠前的小米互联网音箱、驰冠S1蓝牙音箱、酷狗潘多拉音箱价位均集中在150-400元区间;排名第四的音乐花盆多采用贴牌方式,价格在150元以下,以其形态和功能的独特性取胜。2)在产品智能化方面,主要指语音交互功能的实现。月销量超过100台的15家品牌商中,仅有两款小米互联网音箱、飞利浦aw6005/小飞阿里智能音箱实现了语音交互功能,并且仅限于部分场景切歌时使用。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当下语音交互功能的鸡肋。3)从价格端不难看出,SONOS
PLay5、SONOS PLay1两款占据头部空间,其主体功能仍聚焦在音质和体验上。
智能音箱线上市场占比分布4)基于淘宝(包含天猫)电商平台统计的月销量数据中,总数17645台,为以此为基数得到各品牌的销量市场占比。小米互联网销量占据26%,前三名的整体份额数量超过一半。其余品牌的市场参与度较低。整体而言,基于国内市场的智能音箱线上数据并不乐观。至少,月销量不到2万台、年销量不过百万台的存量市场,是难以支撑起前文提到的大规模投入的。如果放到两年前,智能音箱市场的数据或许更为悲烈。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在2015年底杀入市场的老王公司当时的境地,以及为何后来转行做技术方案商。当时,老王及其团队在台上将智能音箱描绘成机器人,智能家居中控时,满脸的自信和慷慨激昂。“过去几年直到现在,智能音箱在消费级市场中并没有真正起量”,老王坦诚地说道。他预计,当下存量市场在百万台以内,真正起量可能要到明后年。“这块市场要发生实质改变,体量规模是重要指标。在中国,至少要达到大几百万到上千万才能证明市场被认可,同时还需要保持较高的活跃度”,已为多家大公司提供语音交互方案的思必驰表示。三、代工厂的无奈“深圳南山区一公里以内有112家公司做语音智能”,这是喜马拉雅硬件总经理兼副总裁,李海波眼中的供应链盛况。“但这是有背景、只管流水漂亮的工厂所能接受的方案”,老周却表示今年的智能音箱风口他不想再赶了。“这几年没少被互联网企业坑啊!之前被乐视坑了一把,去年VR被暴风坑了一把”,老周早已看清这一年一换的互联网风口“套路”,冷静和谨慎了许多。风口一到,订单纷至沓来,但一旦市场趋冷,大批的产能过剩和前期投入的流水线资源,最终也只能靠供应链自己消化。据老周介绍,由于各大互联网公司已经布局,目前国内稍具规模的OEM厂都已全线接到任务。但订单量相比起代工厂产能而言,“仍是人多肉少的生意,最后坑的是普通制造加工企业”。其核心在于,跟大公司绑定在一起,供应链长期处于被动状态,“毛利低,甚至赔本做买卖,大多数有背景的工厂只需要流水漂亮”。这个过程中,供应链被压价,资金回笼慢经常发生。一成熟方案厂市场部的小杨向新浪科技表示,“目前智能音箱的方案竞争已经蛮激烈了。因为方案比较成熟,市场已经开始低价走量,部分客户比较时主要就是看价格”。据小杨介绍,大客户压账期是稀松平常的事,导致公司资金回笼慢。“一般情况下,我们需要垫付订单额的70%,客户预付30%。碰到大于10K的订单量,垫付款超过百万”。这也正是老周不愿意和大公司“玩”的原因之一。“如果阿里丢一个智能音箱订单,月MOQ(minimum
order
quantity,最小订单量)100k,账期6个月,没有预付款,你觉得有没有人接?”老周自问自答,“一定有!但我们接不了。实际上,账期并不是问题,会有第三方垫付。但关键是产品没有利润。基本最后也是白打工。”这是代工厂的无奈。但并不是品牌方就毫无风险,“亚马逊Echo、国内天猫精灵随便动动手调整下售价,你知道对于方案商是多大的震荡吗?”四、谁将定局?今年五月,亚马逊Echo已经经历了一次全系降价,包括Echo、Echo
Dot、Echo
Tap均降低30-40美元不等,以及本月发布的499元天猫精灵,这些对于代工厂造成不小的冲击,意味着成本高于此的方案将被推翻。前文已经提到,当下国内的不足百万台的市场存量,根本无法支撑起巨头和创业者大批量涌入。如果这场泡沫破灭,谁会就此买单?止损的模式又有哪些?“现在大批量涌入,未来一定会有很多失败案例。但是对于大公司而言,做个音箱的研发投入摊销来看并不大;小公司不建议做平台,前端的麦克风阵列、后端的语义都是很好的切入口”,星河互联合伙人刘玮玮向新浪科技表示。中国人的生活习惯里没有语音交互的场景需求,“这就是最大的市场门槛”,接受采访的投资人在市场门槛或通用性的先决条件上保持了一致观点,“国内市场不具备刚性需求”。关于互联网流量主入局是否能有望改善市场现状,中科创达的Paul表示,不会。生态的完善的确离不开互联网厂商。但纵观BAT的硬件研发史,无一例外都没有成规模。“主要原因在于,互联网公司缺少硬件基因,缺少供应链能力,硬件设计能力,消费电子品的销售渠道能力。”就现有玩家来看,拥有完整生态的阿里和腾讯被看好,尤其观望微信入口的开放。“但他们并不一定是作为硬件品牌厂商出现,更看好品牌音箱和消费电子品厂商”。此外,供应链能力的提升也是重要条件,“芯片Ready和存储器的供应能力在2018年才足够支持销量的爆发”。五、待潮水退去
在Gartner的技术成熟度曲线面前,跌宕起伏之间早已注定了行业的最终命运和走势。但尽管这样,每一次的转折和兴起仍然牵动人心。实际上,在追随风口之外,在资本动荡之上,从业者们心头还是会心存一丝坚持和笃定。正如老周所言,这条路适合慢慢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葡萄京官网-棋牌手机版娱乐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